-程sjlzwd

stucky可逆不可拆,无差互攻荤素不忌。
爱stucky,爱财经,爱历史

众议院险胜

好险。驴党总算是拿下一城。8年了。

【无差】【授翻】winter wheat, sunflower peat Part1(上)

发现很好的一篇。清水无差,连名字都是假的,但Steve那种浓得化不开的感情是真的。

Juliaindream:

作者:newsbypostcard


原文链接




授权:





简介:


夜深人静之时,有个男人为一位搭车者停了车。




公路旅行+农场种田,慢热




正文:


Part 1 (上)


如果报纸上写得没错,这辆卡车保守估计也有三十多岁了。卡车表面遍布凹坑。后挡板不见了,车底盘上锈迹累累。


驾驶座上的司机扭过头,透过后车窗往外看去。红色的车灯照亮了他的脸,他凹陷的双眼睁得很大。他盯着搭车者,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的手紧紧抓住副驾驶座椅。


这里是堪萨斯州中部。正值寒冬,独自一人的旅行者已在路边等待了一个小时,这是第一辆路过的车。这个场景有些奇特。就是这样。


搭车者上前一步,双拳攥紧了肩上的背包。他的衣袖里有一只小刀,袜子里也藏着一只。他的牛仔裤腰中塞着一把手枪,背包里也有一把。除非万不得已,他并不打算为难司机。


他弯下腰,视线与车窗平齐。司机依然像受惊的鹿一般呆望着他。这个男人看上去和他的卡车一样状况糟糕。


“往西走吗?”搭车者问道。


司机张了张嘴。他重重闭上双眼,接着直视前方。他……嗑药了?“唔……是的。”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又一次对上搭车者的视线。也许药效刚刚散去。“对,我要去——西边。”


“你确定吗?”


司机点了点头,大声咽了口唾沫。“先到萨莱纳……再到丹佛边界。”[1]这听起来依然不太确定,但他此刻已经有些怀疑自己的认知是否准确,“可以把你带到那边。够远吗?”


比他所希望的远多了。搭车者拉开了车门。那玩意是一块废铁,拉开它要费很大力气。“谢了。”他嘟囔道,重重地关上了车门。


司机什么都没说。他似乎在仔细观察他,好像他从未见过人类。最终,他终于移开视线,发动卡车,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再看他。


 


 


“为什么要来威奇托?[2]


由于司机古怪的反应,他本以为自己可以落得清静。自从他们驶过牛顿镇,这家伙就放松了不少,尽管他握住变速杆的指节还是有些发白。看来现在是“我们认识一下吧”环节了。麻烦的是他自己都还不够了解自己。


“工作。”他哼了一声,移开视线。


“你是做什么的?”


“别人雇我做什么,我就做什么。”


他看到司机的眼角眯了眯:“打算来西边碰碰运气?”


“跟随歌声的指引,不是吗?”


司机望了过来,但并未与他对视:“你从附近来的?”


搭车者答不上来。他沉默地坐着。司机似乎也毫不在意。“叫什么名字?”他又问道。


搭车者叹了口气:“随你挑。”


“我来挑。”


“没错。汤姆,迪克或哈利。”


“只有这几个选择?”


“我随意,老兄,我可以叫布格斯·莫兰[3],要是你乐意的话。”


他的嘴角抽了抽:“所以你混黑帮。”


“算是已经改邪归正。”


“这名字太糟了。我还是叫你布格斯吧。”


好吧,至少他不讨厌。“那你呢?你叫什么?”


那家伙沉默了好一会儿。显然他不是唯一一个有秘密的人。“你看我像谁?”他最终问道。


“一个笨蛋。”布格斯说。


有违常理的是,那家伙居然笑了,他笑起来看上去好多了。如果他好好打理一下,或许还挺迷人的。“这话听起来有点耳熟。”


布格斯打量他——他年久失修的卡车,尽管在夜里也压得低低的棒球帽,脸上十天份的胡须。他褴褛的T恤上的一个个破洞。“格兰特,”他突然说道。这个名字一下子跳了出来,如同早已萦绕心头。他皱起眉,抬眼看去,“我想你可以叫格兰特。”


那家伙点了点头,有一会儿没有接话。“我想我可以叫格兰特。”他说,转过头。


布格斯翻了个白眼:“你看,别打我的主意。”


“我——对不起。”


“我比看上去强壮多了。”


“毫无疑问。”


“我只是想搭个便车。别指望什么公平交易。如果你别有所图,我现在就下车,你忘掉曾经见过我这件事。”


“不做交易,”他说,有些惊慌地看着他,“我不图什么。只是帮你忙,也不是,”他匆匆一点头,“性方面的。我载你一段路,仅此而已,以我过世的母亲起誓。我只是想了解你,但要是你不愿意……”


不管怎样,布格斯相信了他。他做出了决定,不再动摇。“好,”他说,向格兰特摆了摆手,一只胳膊肘靠在车窗上,“谢了。”


“外面越来越冷了,”格兰特说,但听上去似乎只是借口,“要是我不帮忙,可能就没人再路过了。”


 


 


他们在萨莱纳不小心拐错了,但很快又绕了回来。


布格斯打量他:“所以丹佛有什么?”


格兰特似乎有些惊讶他的提问。“有个农场,”他说,挪了挪身,“我有,呃——太多奶牛了。到了奶牛的季节。该卖一卖了。”


格兰特太不擅长说谎了。布格斯望着挡风玻璃,叹了口气:“我就不问你为什么带一个陌生人多走六个小时了。”


“我没有,”他迅速说,“我没有。我……听我说,这有点难解释。我来威奇托购买补给品,被迫牵扯进一些事情中。我不得不去一趟奥罗拉,和别人商谈。我的农场其实在那边,”他对着身后比了个大拇指,“也就是为什么我刚刚拐错方向。因为自动导航打算带我回家。但我的目的地其实是科罗拉多州。千真万确。”


听起来也像真的。至少他愿意说实话时就显得很是诚实。


“在半夜搞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,嗯?也许你才应该叫布格斯·莫兰。”


格兰特哼了一声:“阿尔·卡彭。[4]那才是我。”


布格斯抽搐了一下。有什么东西渐渐浮出表面——


“对,伙计。你在后巷打架的样子真像阿尔·卡彭。”


他不想听。他不想……听……


他想把一切赶出大脑,可是——“停车。”


格兰特停了车。布格斯挤出这辆破车,还没等他弯下腰,一股反胃感就涌了上来。他吐出的几乎都是酸水,但浑身都在剧烈颤抖,他得放开那把手枪了,要是不想被发现的话。他把手从背包里拿了出来,把小刀抖进手心,努力让自己不要大意正向他走来的那家伙。


呕吐持续了一阵子。他胃里已经没什么东西可吐,但他的身体还在尝试。格兰特只是看着他,完全没有要帮忙的打算。等到布格斯脚步虚浮地直起腰来,格兰特一言不发地把水递给他。


那是个老旧的军用水壶。又有一股热流涌上喉咙,布格斯强压下反胃感,闭着眼喝了几口。“谢了,”他最终说,把水壶递回去,“抱歉。耽误你了。你不用——我可以走过去。”


“别犯傻了。外面温度都零下了。”


“我不舒服。”


“所以你打算全程步行?还是准备再搭辆车?你等上四个小时也不会有人路过,最好别打这个主意。进来吧,车里暖和。”


“我不冷。”


“你的衣服都破了。你肯定很久没吃东西了,你看上去一团糟。”


“你有资格评论我?”


格兰特发出了恼怒的音节。“就快上车吧,”他厉声道,布格斯狠狠瞪了他一眼,他并未却步,但表情显然放松下来——脸上写满歉意。接着他开口了:“抱歉,”声音微弱,似乎无比真诚。布格斯感觉自己的脸因为不可置信而扭曲了,“你不用做自己不想做的事。但如果你想恐吓我,那可不见效。不要因为我离开。”


布格斯头一次认真地打量他。他有种奇特的感觉,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这家伙。


“我会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,”格兰特说,“你很想下车?那好,我就停车,和你一起等待,给你喝水,直到你能站起来为止。接着我们继续上路。就这么简单。”


“你想要什么?”布格斯厉声问。


那家伙看着他,收紧了下巴。接着他摇了摇头:“什么都不要。我只是想帮忙。”


“可不会有这样的人。”


“我不是普通人。”


“你不是要运送货物吗?”


“什么……货物?”


“卖不完的奶牛。”


格兰特眨了眨眼,接着勾起嘴角,几乎在微笑了:“还没定下会面的时间。我不着急。”


“所以你为了这样一个约定彻夜驾驶。你是什么,职业杀手?”


格兰特指了指自己,又指了指他的卡车:“我看着像个杀手?”


如果他是个杀手,他早就对布格斯下手了。他显然有机会。


布格斯对着他手中的水壶示意:“那你是军人了?”


格兰特眨了眨眼,看了看水壶,又看回布格斯。“啊……对,那是以前的事了,”这听上去不太对劲。也许军队就是这家伙把自己搞得一团糟的原因,“我总是开车,常常口渴,喝瓶装水总是觉得奇怪,”他晃了晃水壶,“这水壶是在二手商店里花一美元买的。这个喝着更习惯。不是说我……”


“参军又没什么错。”


那家伙对着天空露出有些空洞的笑容,呼吸粗重。对,没错,绝对是军队让他变成这样的。“对,我想确实没错。”


“特种部队?”


他犹豫了一下:“可以那么说。”


“他们让你卸甲归田了,嗯?”


格兰特的目光投向地面,又移到一边。他把玩着水壶。他很机敏,只需看一眼他的动作就知道。“只是想有自己的生活,”他嘟囔着,“大概也不能怪他们没有回来找我。”


然后他的视线掠过布格斯,眯起双眼。


布格斯也同样眯起眼。他曾在某时某地和这家伙一起服役吗?或者他们也曾雇佣他?


“我认识你吗?”他突然问,话音空空荡荡。


格兰特眨了眨眼。他吞了吞口水,目光在他脸上搜寻着什么。接着他摇了摇头,好似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。“我不这么认为。”


但这个答案听上去也有种错位感。这家伙到底是谁?


格兰特示意了一下卡车。“我看到你在发抖。我们现在在堪萨斯州某个角落,现在凌晨一点,你很虚弱,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我也还没有伤害你。”


布格斯露出空洞的笑容:“这算是个威胁吗?“


“听上去像吗?“


不像。这才是问题所在。


“来吧,”格兰特又点了点头,“我不会把你这样丢下的。”


这家伙是个老兵。不幸镌刻在他的血脉中。不管怎么样,他们都共有杀戮的历史。也许布格斯的所感只是对苦难的共鸣。


他依然盯着格兰特,缓步拉开车门。他爬进去,视线始终未曾移开格兰特,直到手枪重新握进手中,他才把小刀移开。


格兰特在他身后熟练地关上了门,坐在另一侧,发动了车子。


 


 


他们没有再为他虚弱得可怜的体质而停车。但他们也没有再聊天。尽管漫漫前路令人昏昏欲睡,他们又始终沉默,但两人一直保持清醒,直到驶近科罗拉多州。


格兰特保持着警戒,但这戒备似乎与布格斯无关。格兰特看上去的确对他毫无企图。他并不打算攻击他,没有趁虚而入的想法,也不想要口活。若是他真不情愿,他甚至不会把他强行留在车里。如果他想强迫他,那早在他们在路边争执之时,他就该付诸武力了。


也许他只是不走寻常路。


他看上去也不太像那种会同意陌生人搭车的人。车里没有惯常的装饰——仪表盘上没有庸俗的小玩意,车里没有存放牛肉干,驾驶座上没有酒瓶。这家伙单纯想载他,想帮他个忙。如果这家伙的目的就是让他打消疑虑,那他就快成功了。


就快了。


布格斯绷紧肩膀,手指紧紧握住手枪。他等待着最终的判决。尽管他多次告诉自己可以放松下来,但还是有哪里不太对劲。就算不会趁虚而入,一般人也懂得把握时机。他总觉得这家伙在有意带他去哪里——好像他更希望布格斯自愿前去,而非被迫。


布格斯不知道他和这家伙有什么过节——杀了他全家,他老婆,还是他妈妈。也许那就是为什么他看上去这么眼熟。也许那就是为什么格兰特为他停车时会那么看着他——好像看到了一个鬼魂。


布格斯觉得格兰特有好一阵子没睡了。但他的脸上又渐渐有了血色,他的手不再死死攥住转速杆。他并未嗑高,布格斯想错了。他似乎完全理解错了状况。


 


 


四点多一点,他们越过州界线。


“你能吃下东西吗?”格兰特问。


布格斯看着他,看到丹尼斯餐厅[5]的标志从车外闪过。“噢,”他不太舒服地动了动,“不。还是继续走吧。”


“我需要咖啡。我困得不行了,”这家伙也许很疲惫,但他不是困倦,“我想坐一会儿,歇歇眼睛,活动腿脚。”


“我会在你停车的地方下车。不再麻烦你了。谢谢你带我这么远。”


格兰特看着他。在遍布须发的疲乏面容之下,他的双眼却显得很明亮。“我来请,”他说,又直视前方,“如果你消化得了,你得吃点东西。”


“我不是什么慈善事业。”


“当然不是。你无家可归,半夜穿过堪萨斯州,和行尸一样搭车,因为你好的很。”


布格斯嘴角上扬:“我的人生与你无关。明明你才是那个一直说我不欠你的人。”


“你不欠我。我完全出于自愿。我看到了你的状况。你上次吃一顿热饭是什么时候?”


“上帝啊。你是什么传教士吗?”


格兰特微笑:“我不是想要拯救你。我只是知道一顿热饭对你有多重要。”


布格斯哼了一声。这对话不知触动了他哪根神经,让胆汁又倒流进他口中。他绝望地高抬起脚放在仪表盘上,双手抱在胸前,在自我厌恶中使劲吞咽,一边望着窗外驶过的景色。


格兰特看上去毫不在意他的动作。他们在沉默中驶过利蒙[6]。他开进了一个加油站,无言地下了卡车,加满油,又上车。


布格斯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趁机离开。但他没有。


“我打算点两份大满贯早餐[7],不管你吃不吃。”格兰特说,一边关上身后的车门。他发动了卡车,车轮磕到了路缘,他咒骂一声,倒车,转身时一只手搭上了副驾驶座的靠背。布格斯不由得一缩,躲到一旁;格兰特注意到了,一语不发地转头面向前方。“我只能吃下一份。你想走也可以,但那样另一份就浪费了。”他换到一档,松松握住转速杆。他似乎很是果断,如果忽视车厢里狂躁的气氛的话。“浪费可耻。”


“你真的打算请我吃这顿饭?”


“好吧,看来你并未感受到我的诚意。”


丹尼斯餐厅的停车场到了。格兰特关掉引擎,给了他一个不悦的眼神,然后弯腰下车。


布格斯盯着他走向餐厅门口的身影,接着骂骂咧咧地踢开车门。他犹豫了一会儿该把他的背包放在哪儿。早餐全程都把背包拿在手中可能会显得很奇怪,但他并不想留下它。


这是个公共场所,人很多,格兰特大概不会对他怎么样。他看上去不是那种会把一家毫无疑点的丹尼斯餐厅夷为平地的人。布格斯总算把背包塞到座椅下,重重关上门。看到格兰特还在帮他扶住门,他试图压下怒火。


他对布格斯露出微笑,这让他显得近乎迷人。布格斯只想为他的冒犯行为而给他一拳。


 


TBC


注:


[1] 萨莱纳:美国堪萨斯州中部城市。


 丹佛:美国科罗拉多州的首府。


[2] 威奇托:美国堪萨斯州东南部城市。


[3] 布格斯·莫兰(Bugs Moran):乔治·克拉伦斯·莫兰(George Clarence Moran,1891-1957),绰号疯子莫兰(Bugs Moran),美国禁酒时期芝加哥帮派份子,曾与阿尔·卡彭争夺地盘,引发情人节大屠杀事件。(源:维基百科)


[4] 阿尔·卡彭(Al Capone, 1899-1947),绰号疤面(Scarface),出生于布鲁克林,是一名美国黑帮成员,他在禁酒时期获得名气,成为芝加哥犯罪集团联合创始人和老大。


卡彭虽是黑社会罪犯,但却扮演“扶弱济贫”、“调解纷争”、“维持秩序”的角色,在某种程度上有义贼的味道,仍成为另类美国梦的象征。(源:维基百科)


[5] 丹尼斯餐厅(Denny's), 美国最大的连锁餐厅。其店铺大多位于高速公路闸道口及郊区。


[6] 利蒙:美国科罗拉多州城市。


[7] 大满贯早餐(Grand Slam):丹尼斯餐厅的招牌早餐,里面有煎饼、鸡蛋、香肠等。“大满贯”一名是为了向1974年打破全垒打纪录的美国职业棒球选手汉克•阿伦 (Hank Aaron) 致敬。

木森林第二部,森篇(预告)




题记:木影绰绰谓之“森”。






你拉着我的手,陪我走进茫茫人海。




我紧紧回握,唯独你不可失去。




大家好,木森林第一部,木篇完结啦。链接在此






第二部“森篇”中,芽芽不再是独自前行,困于疾病和贫穷中的三无青年,




而他的詹詹则会站在他身旁,与他一起进入社会的浪潮之中。








经过了最初的勇敢试探和相互确认,两人的关系在本篇进展到热恋时光,一言不合就可能开车,攻受随机漫步,全无规律。所以,不吃逆的请快快点叉拉黑我。






 出场人物增加了,厄斯金,佩吉,霍华德,咆哮队,娜塔莎,皮尔斯,那摩,朗姆洛等人均有出场角色。



(部分配图)






当然看过我的文的也知道我,中途是绝不可能没有刀和玻璃渣的,我只能保证结局HE,还有Stucky中间绝没有别人插足。






再次警告最大的可能性雷点:互攻车,非纯情清水状态,重要的事情说两遍。






不吃逆的请快快点叉拉黑我。




全文预计6-8章完成,我会写个两三章有些存稿再发出来。






延续第一部不打盾冬和冬盾tag的方式,只留Stucky的tag,并加注“互攻”tag,协助误入但不吃互攻的人避雷欢迎加我关注一起磕cp, 怕刷不出需要@的请留言或私信我,




以上,第二部见。

避免被我刷屏和雷到的小技巧


因为我除了写stucky之外,有时也会发一些和cp无关的东西,所以为了避免刷屏给follow我的人们带来无关刷屏的困扰,我会在以后发布的无关stucky的文字里都打上“随笔”标签。 


怕影响的亲们,按照图片中的屏蔽掉“随笔”这个tag就可以清净多啦!


PS:这个方法也适合怕其它雷区tag的亲,比如有人不喜欢盾佩的,可以屏蔽盾佩,不吃互攻或逆的可以屏蔽互攻,逆CP的tag,这样有这种tag的文就不会出现在主页啦!

重庆公交车坠江事故








我的几点想法:
















1,干扰司机是不是涉及危害公共安全罪?如果是的话可以在公交车驾驶旁贴普法宣传画,设立护栏。
















2,公交车出站不能停是公交公司的规定,不是交通法律法规。是否应该适当把决定临时停车的裁量权给司机下放?而不是公交公司一刀切的对停车司机进行罚款了事?








据我在外国的经验而说,在公交线路内招手停车或按钮下车是可以的。这个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完全不能通融。
















3,群众性冷漠虽然令人难过,但我能够理解。13人中,3个老人,2个孩子,还有什么人不知道,但是那么咄咄逼人的乘客,一般人想管也不一定能管了,反而惹火烧身。此事的解决方案应是司机立即停车报警,车上人员也应该报警。有能力自保的人可以尝试拉架,但是还是要避免被乘客反咬一口说对他人身攻击什么的。

幸福的周末生活从签收书籍开始

【Stucky】木森林 第八章 詹芽无差

木篇】当你遇到那个人,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无能力普通人设定,詹哥和芽芽的人物形象,现代AU,NC-17。

前文链接:【1】【2】【3】【4】【5】【6】【7】【番外篇】


= ========

第八章 一个电话  


他们两个最后在一家墨西哥卷饼店吃了点玉米牛肉卷当晚餐。Bucky一开始提议了一家牛排馆,但是因为Steve坚持想自己付钱,他又改了主意。

 

整个用餐的时间,两个人除了偶尔分享一下对食物的评价,并没有聊太多话。Steve注意到Bucky没有像以往一样和他坐在一边,而是选了面对面的位置。餐桌不算大,但是当Steve轻轻将两人的膝盖相碰,Bucky不经意地移开了。

 

回程的车里更是沉默。等他们到了宿舍楼下,Steve自己拉开车门走下去,Bucky也下了车,绕过来和他隔着一个人的距离面对面站着。

 

“所以……”Steve深吸一口气说。

 

Bucky的下颌出现紧绷的线条,他没有什么情绪,只是等着。

  

“谢谢你送我回来,还有……周末,周末愉快。”Steve说。

 

Bucky静静地看着Steve:“你也是。”

 

Steve磨蹭了一会儿,想起可以把外套脱下来还给Bucky,但他刚刚开始动作,Bucky就伸出手按住了他的肩膀: “穿着吧。”他说。

 

他抬起手时,Steve看到了他袖口的血迹,不由想起Bucky捧着他的脸轻柔擦拭时专注的眼神,他好像又有了些勇气。

 

 “要上来坐坐吗?”他希冀地问。

 

Bucky错开了他的目光,低着头思索了一阵。

 

 “下次吧。”

 

入夜的秋风吹动两个人的头发和衣角,Steve打了个冷颤。

 

从酒吧冲出来时,他被愤怒和伤心控制,误会了Bucky,说了伤人的话,现在他为要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了。

  

 “记得给伤口上点药。”Bucky拢了拢他的外套,然后将两只手插进口袋里,靠在他的车门上:“外面冷,快上去吧。”

  

Steve一步三回头地上了楼,他隐约希望Bucky会改变主意,但是这并没有发生。 

 

更糟糕的是,那之后的周六和周日,他们的短信和电话量也呈现出一种断崖式的下跌。除了晚安和早上好,其他时间,Steve的手机像是关机了一样平静。

 

Steve感到委屈,他对这次约会的期待和重视有多高,搞砸后的沮丧就会有多重的打击他。Bucky为什么不能理解他的心情?

 

他不联系,是他惯用的分手暗示吗?他曾对Steve说希望能再给他一次机会,但是现在,回避交往的人,根本就不是Steve。

 

带着这样的情绪,Steve也没有主动联系Bucky。也许在Bucky的世界里,这就是心照不宣的结束了,成年人的世界、爱情、酷什么的,Steve这辈子可能也不会搞懂了。

 

Steve在周日的下午终于不再怀抱Bucky会主动找他的希望了。他们刚在一起就赶上Steve的病和Bucky出差,这是他们有机会一起过的第一个周末,结果却是这样的。

 

他答应了Loki不能在宿舍,但是也没有什么心思去画室画画,他的心情糟透了,脑袋里,嗓子里,胸膛里都是酸热的硬块,根本没法好好呆着。

 

一开始,他只是想随意走一走,并没有什么特定的目的地,但一旦开始走,他没法停下来。

就这么一直晃悠到晚霞漫天,双脚的疼痛和腹中的饥饿感促使他在一个长椅边坐下来休息时,他才赫然发现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。

 

他又来到了Bucky公司前面那片绿地上。

 

Steve轻叹一声,把两只手插在夹克口袋里,仰起头靠在椅背上。他颈部线条拉成弓形,额前的金发被秋风吹的轻动,喉结在白皙细瘦的脖子上有点突出。

 

就在这块绿地上,Bucky曾因误会Steve不喜欢他而转身告别,那一次,Steve眼睁睁地看着他被别人挽着手离开,从而第一次看清自己内心的感情。

 

那现在呢?

他要因为负气让Bucky与他分别第二次吗?

 

他曾发誓只要能够和Bucky继续保持关系,他什么都愿意做,他现在又做了什么努力呢?

 

Bucky说他是特别的,Steve起码应该相信他。

 

即使Bucky从前并没有交往过超过半月的女朋友,即使他和Steve已经交往了快三个星期,算算时间真的非常危险,即使他们已经两天都没有好好的说句话,即使Bucky表现出对两个人进一步亲近的犹豫,即使Steve对自己的信心本来就很弱,但他还是应该更坚定地相信他。

 

Bucky曾对Steve说“别那么简单就放弃我”,他眼神里的认真不是虚幻的。

 

他关心Steve有没有淋雨,生病时挤出时间来看他,给他带来喜欢的食物和饮料,他把

Steve用被子包的像个小宝宝,强迫他多休息,自己则坐在旁边静静地翻译材料,用最无聊的方式打发下午时光。他照顾Steve的自尊心,编谎话送手机给他,分离时和他黏黏糊糊地说情话,出差回来就马上约Steve出去,他还兴高采烈地打算把他介绍给老朋友……

 

他怎么能忽略了这些?

 

Steve转着眼睛,看一大片干枯的叶子打着旋飘落,泪水随着每次转动在眼眶里积蓄更多。

 

他是多么不理智,竟然曾以为Bucky是图新鲜耍他玩?

他怎么能狠心对Bucky问出那些伤人的话?

 

Bucky什么也没有做错,他一直对Steve那么好,好于任何人,好于Steve真正应得的,他根本没理由承受这些可怕的指控和不信任。

 

Steve把一只手臂搭在眼睛上,用袖口吸干眼睛上的潮湿。他要打电话给Bucky,无论等待他的是什么。

 

但是他沉寂了两天的电话就在此时响了起来,是一个陌生的号码。

 

“Rogers先生吗?”那边响起了一个同样陌生的男声:“我听人说你兼职接商业肖像画,也见过你设计的一张个人名片,我们能聊聊吗?抱歉占用你的周末时间打电话来,可是我们公司刚刚成立,什么都乱七八糟的,我到现在才找到时间问你。”

 

Steve站了起来。

他没有把电话号码给过别人,而除了Bucky来探病时,他曾随手在Bucky的名片上刻画过他翻译资料的样子,他也从没碰过谁的名片。

 

他毫无疑问能胜任这个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

Bucky当时用了一百种方法夸赞他,说他可以用寥寥几笔神还原他的认真和帅气,还把那张小名片爱惜的收进胸前的口袋里。

 

他感到眩晕:“我怎么称呼您,先生?而且,您需要画的具体是什么?”

 

“叫我Namor就好,我想给我的销售员设计有个人特点的名片,让人一看就印象深刻不落俗套的那种。还有我想画一幅显得我本人比较沉稳的油画挂在我的办公桌后面……哦,我要先说好,我们公司还没有赚到钱,出不了很高的费用,你是学生兼职,应该不会太贵吧?太贵我可就不画了。”

 

Steve咬紧口腔内侧的软肉让自己镇定再镇定:“我确实是兼职,但艺术的价值并不能简单的用是否毕业来界定。我想我们需要先约时间在您公司见面,确定一下您所需要的设计内容和大概风格,然后才到报价的环节。您认为呢?”

 

电话那边传来什么东西被碰倒的声音,Steve紧紧握着手机,心悬在嗓子眼里,他听到对方终于又说了话:“明天上午9点来找我,希望你的才华真能撑的起你的自信。”他报出的地址无比熟悉,那就是Bucky工作的建筑里,只是不同的楼层。

“您会知道的,Namor先生,明天九点见。”Steve说。

 

挂掉了电话,Steve发了一会儿呆。他仔细地将Namor存在新建联系人里,又调出Bucky的号码怔怔地看。

 

虽然难以置信,但这个人很可能比Steve以为的还要更在乎他。

 

“你没有必要这样,我自己能行的。”他惯性地打出这样一行字,可是在发送前犹豫了。

 

Steve,再想一想,这很重要。

 

Bucky曾多次半开玩笑地表达过他因为Steve的客气而多么心碎,再联想到他们吵架后这两天Bucky的疏离表现,在那个完美情人的外表下,James Barnes这个人,会不会比他想象中的更害怕被人拒绝?Steve习惯性的独立和倔强是否让他也或多或少感受到挫败和沮丧?

 

Steve删掉了这行话,改写到:“你的朋友Namor请我帮他的员工设计名片,你有空帮我想想该怎么做吗?”

 

Bucky没有回复短信,打电话过去也没有人接。Steve盯着手机等了5分钟,决定回去学校吃点饭。

 

他一点也不焦虑了,不怀疑,也不担忧。

 

Bucky还不想联系,没关系,他可以等。如果明天他还不联系,他会去他的公司门口等他午休,如果午休不出来,他会等他晚上下班。

 

他可以这么做一整天,一整周,一整月,甚至更多。

 

可是当他心情很好地吃饱晚饭,带着安静的手机回到宿舍楼下,他看到一辆熟悉的甲壳虫停在老地方。

 

Bucky靠着路灯柱子站在那里。

 

Steve走上前,又一次和他面对面站好,一切像是回到了最初的原点。

 

Bucky清了清嗓子:

“我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,养父收留我之前,我在孤儿院。我不擅长和人建立亲密关系,每段恋情开始时,我都是认真的,可是没过两天一切都变得糟糕,不是我不再感兴趣,就是对方嫌我不够投入。而分手后,没有谁曾试图挽回我。我本质上可能不是个有趣的人,虽然我爱跳舞,但我更爱窝在沙发里看书,像个书呆子。我常常出差和熬夜工作,陪伴你的时间不一定很多。”

 

Steve点点头:

“我的父母都过世了,我本人是个费钱的药罐子,还是个没身材没自信没人喜欢过的三无青年,我画画投入时会忘记吃饭和喝水,我不会放弃你,除非你不想要我。我愿意让你教我跳舞。而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我希望今晚和你一起度过。”

 

 

Bucky的眼睛亮的像夜空最灿烂的星。

 

 

(第一部 木篇 完)


#盾冬盾#人间天堂 一发完

我最初写文的直接刺激就是这位挚爱的太太不写了,我各种相见恨晚,求更无门,抓心挠肝...

leslock:

Bucky的血清和Steve的不一样,这让他们以不同的速度老去。


1.


Bucky第一次发现steve和他老化的速度不一样,是在神盾局解体那年的十五年以后。他本来就比Steve年长,所以他一开始并没有真的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。Steve伏在他的身上轻轻喘气,炽热的蓝眼睛温柔而明亮,他因为欲望而张合的嘴唇是鲜艳的粉红色,使他看起来还像个二十岁的青年一样。而除去冰冻的时间,Steve的躯体其实已经四十几岁了。那天晚上Bucky在疲倦中深深睡去,性总是很好,十三年后还是这么好,但他越来越容易在那之后觉得疲倦了。


曾经他们两个都是那么不知餍足,其实他们直到今天还是,但Steve没有一点要放缓节奏的倾向,而Bucky已经开始觉得跟不上他了。


而Steve意识到则是又一年后,一次任务耗空了Bucky,而肾上腺素其实会让他们激动。Steve像往常一样求欢,Bucky却在过程中睡着了。好像他被完全透支了,他的身体为Steve变得放松而柔软,但其实已经承受不了更多。Steve还留在Bucky的身体里,他亲吻Bucky柔软的棕色头发,然后是他肩膀上的伤疤。然后他安静地观察Bucky的脸,Bucky衰老得很缓慢,但Steve还是能看出他和最早的那些记忆里的模样已经很不同了。他的眉毛上方有了细细的纹路,使他看上去深沉而成熟。


然后那个念头击中了Steve,他把自己放在Bucky身体里的东西慢慢抽出来,Bucky平稳地呼吸着,身体散发着源源不绝的暖意。Steve抚摸Bucky的眉骨,其实Steve想过这件事,但Bucky让他太有安全感了。Steve不可能给任何人描述那种感觉,就算地球爆炸了,他依然会在Bucky身边觉得安全。


 


2.


Steve第一次意识到死亡是在6岁的时候,一个安静的夜里,他突然就理解了死亡的含义。他哭起来,Sarah发现了他,然后抱着他,吻他的头发,告诉他人人都要经历死亡,这都是注定好的。Steve对Sarah说那我要和你一起死,而Sarah说,那时候我会好老了,而你还有很长的日子可以活呢。Steve抽泣着,他在心里想,我知道,我当然知道,可我要和你一起死。


Steve没有和Sarah一起死。


如果不是血清,他或许本来会的。Sarah不需要等多久。


 


3.


他们重逢后的十六年,Steve终于求了婚。人人都觉得这婚求得莫名其妙,他们在一起如此之稳定和快乐,人们都觉得他们不需要婚姻了。


“爱他、忠诚于他,无论他贫困、患病或者残疾,直至死亡。”


 


4.


Steve找到了Tony和Bruce,请他们帮忙测算他的细胞代谢速度。他不会有常人四倍的寿命,但按躯体的老化速度来看,他能活到一百七十岁(不算躺在冰川里的那七十年)。这意味着他七十岁的时候还正值壮年,至少到了一百三十岁才会开始长出白发。


Steve偷了Bucky的基因样本,Bucky能活到一百岁,幸运的话一百二十岁。


可他们已经分开过一个七十年了。


 


5.


时间过得太快了。Steve的同事们全都变了样子,Steve第一次见到Peter的时候,他还在读中学,转眼间他就快四十岁了,看起来比Steve还要成熟得多。Peter曾经笑着调侃血清真好啊,Steve问他考不考虑研究血清,Peter说人类的心太脆弱了,承受不了漫长的生命。


Peter那时已经失去Gwen好些年了。


Steve任Bucky把他压进床垫里,Bucky喃喃地说他总是那么美,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过。后来他们一起去浴室,在浴室的镜子面前Bucky打量他们并肩站在一起的模样,Bucky看起来已经是个中年人了,而Steve还完全是个青年,俊美紧致得像个神明。


他们同时都在镜子里看见了,岁月多么残酷,不懂得粉饰太平。


偶尔他们一起去酒吧喝一杯,从前所有人看见他们的婚戒都知道退让,现在好像突然Bucky变成了某种没那么重要的小装饰。他依然英俊和风度翩翩,可他的年纪摆在那里;你不能指望人们不设想他年轻的丈夫有时候可能想在别处找找乐子。


Steve学会了收敛和克制。


一次他在浴室解决,Bucky靠在门边上看着他,眼神疲倦而柔和。他们刚刚来过一轮,而Steve知道那对Bucky的身体来说就够了。Bucky总是愿意给他更多,甚至也想要更多,但他的身体不那么说。他的身体有自己的胃口,Steve除了接受别无他法。


 


6.


一次他们吵了架,是的,他们吵架;即使是过去在校园操场上和战壕里也是如此。


他们相爱,但是也争吵;没人能就那么靠甜言蜜语度过一生。


Steve带着未熄灭的怒火在街边的酒水吧坐着,时间已经过了午夜。然后Bucky穿过他们熟悉的街道出现在他面前,看起来心痛不已。他饱经风霜、刻着痛苦和深沉的脸上带着那种让Steve心脏酸疼的表情,他就那么睁着那双曾经迷倒了布鲁克林一大半姑娘的漂亮眼睛看着Steve,眼底尽是难言之欲。


他太爱Steve了,爱得不知道怎样才好。


Steve说,“如果你不想,你不应该做。”


Bucky说,“为了你,我想。”


Steve说,“可其实你不想。”


 


7.


如果说有什么是Bucky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的事情,就是一次新的人体改造。


Bucky对人类生命的想法其实很保守,当你应该放手时,你就应该放手;而不是人为地去改变什么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愿意为了保护Steve的感情去做一些他完全无意做的事情。


Steve没同意。他太爱Bucky了,爱得不知道怎样才好。


 


8.


Natasha为一次次保护和拯救这个世界付出了一生。她的一生是孤独的,她有过几段刻骨铭心的感情,可没有一段被她带进坟墓。她的情人们感谢她在他们的人生中留下痕迹,然后去与别人共度一生。美丽,强大,孤独,她最后平静地与岁月达成和解。她对Steve说,“我想赎罪,却永远看不到终点。现在我安宁了。”


Natasha和Bucky之间的感情很复杂,有时候她喊他廖莎。


“你还好吗?”Steve问Bucky,而Bucky觉得Steve才是那个更心碎的人。


几十年来Natasha都是他们最忠诚的朋友,Steve欠她的债,还也还不清。


他们在黑暗中接吻,Steve触碰到Bucky冷冰冰的金属胳膊,胸膛却是温暖的。


 


9.


岁月流逝如梦一般,Steve再回过神来时,Bucky已经有满头的银丝了。


 


10.


“我走了之后你会怎么办?”


Steve身体里属于孩子的那个部分在尖叫着,我要和你一起走。但他没有。他平静地看着Bucky,他已经熟悉他脸上、身体上的每一道皱纹。Steve经历过一次这个,他知道自己还能再经历一次。这次会更痛,摧心折肝,但他能抗过去。


“在小巷里和对待女士粗鲁的混账打架,我想。”Steve说。


Bucky笑了,笑着笑着笑出了眼泪。他的手指蹭过Steve的额头,他说,“天哪,Stevie,我真的好爱你。”


 


11.


Steve不是一个很虔诚的基督徒,毕竟圣经里从来没提过外星人入侵地球;但他一直没有弃教,说不清为什么。


然后那一天终于来了。


 


12.


“如果有天堂,最好咱们都在那儿;如果是地狱,你也要跟我一起。”


“真自私,Steve,我还以为你会愿意让我一个人留在天堂呢。是谁拉谁下地狱,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,你觉得呢?”


“没有冬日战士,就没有美国队长的天堂。”


“精彩发言。国会给你发奖章了吗?”


 


13.


直至死亡。


Steve想,这都不够。这是人间最炽热,最庄严的誓约,但这还不够。


也许宇宙会坍缩,时间也会有终点。


如果时间有终点,Steve和Bucky就要一起走去那儿。死亡发生在时间的终点之前,不足为惧。


END








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


老先生,一路走好。 



您没有离开,只是从此隐居终南,江湖路远,再不相见。








【港媒:武侠小说泰斗金庸逝世,享年94岁】https://mk.mbd.baidu.com/f5v8bs6?f=c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