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程sjlzwd(三宝)

stucky互攻无差党,队冬双担,原漫和电影混写,习惯在每周第一个工作日更新

【山姆威尔逊:美国队长】往期汉化整理


Cap汉化组:

#山姆·威尔逊:美国队长##Captain America - Sam Wilson# 




001 由天锤汉化组汉化




002-003 由天锤汉化组&CA汉化组汉化




004 下载链接:http://t.cn/EwNTno1 




005 下载链接:http://t.cn/Ey4W1Rz 




006 下载链接:http://t.cn/Eyu5FD9 




007 由老冰棍自强组汉化




008 由UA汉化组汉化




009 下载链接:http://t.cn/EqeEsSt 





队长的血清又回来了!




这当然是件大好事!




但对于接盾成为三代美国队长的Sam来说,事情又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


满血复活的美队,陷于困境的猎鹰同框,亲们不来一发吗?


Cap汉化组:



#山姆·威尔逊:美国队长##Captain America - Sam Wilson# 009.




在欢欣丘事件之后,除了罗杰斯(你们都知道是哪个)回归队长的庆祝会,什么都没有。。。




下载链接:http://t.cn/EqeEsSt 




翻译: @-程sjlzwd(三宝) 


校对: @W.L 


​​​填涂: @我只想安静吃狗粮 


修图: @我只想安静吃狗粮 


[Stucky】猎鹰和冬兵的那点事儿(8)

这是Stucky CP向的互攻文,我是认真的。

不吃逆的请赶快点叉。

—————

第一章直达链接:(1)

===============

9

--------------

“Sam怎么样?”门声一响,Steve马上从沙发上跃起。

 

冬兵举手示意他不要靠近。

 

“只是小腿被流弹贯穿,头和脊椎都没事,放松,Steve。”

 

Steve拧眉:“你呢,有没有受伤?我在电视中看到...”

 

“我躲开了,别担心。” 冬兵指了指自己满身的脏:“抱歉,没法拥抱,得先去处理一下。”

 

污染的作战服有可能引起Steve的过敏或不适,冬兵一点儿也不想冒险。

 

等他终于洗刷干净,做完全套浴室消毒,夜已深了。Steve仍坐在沙发上,看起来毫无睡意。

 

冬兵腰部裹了条浴巾,走过去在他大腿上歪倒:“想什么呢?医生说他只需休养一阵,就又能活蹦乱跳的了,Misty也去陪护他了,那小子不知道有多高兴,真的不用担心。”

 

“或许吧。” Steve把冬兵湿漉漉的头发散开,自然无比地轻轻梳理:“但Sam总归是我招进复仇者的。”

 

“所以呢?”冬兵皱眉,从下往上看他忧虑的蓝眼睛。

 

Steve没有作声。

 

“我是因为你召集才加入咆哮队,所以我阵亡是你的错;Sam是因为你召集而加入复仇者,所以他受伤也是你的错,对吧?”

 

“我没说是我的。” Steve抿紧嘴唇:“不是那个用词,我只是说,这之间有因果......”

 

“看在上帝的份上。”


冬兵翻着白眼坐起来,大踏步进了卧室。

 

三分钟后,他又若无其事地走出来,情绪已经恢复平稳,围在腰间的浴巾没了,睡衣、睡裤、背心、内裤,什么都没穿。

 

“怎么说,要这个吗?亲手检查一下我到底有没有受伤?里里外外?”

 

他的身体像一件艺术品,特别是完美衔接血肉和金属的肩膀与手臂。

 

这混蛋。

 

他太清楚自己的优势了。

 

“你不能每次都用这一招。”

 

Steve的声音比自己预想的要粗。这不能怪他,这次出任务时间毕竟长,他们已经有快一个星期没见面了。

 

“管用就好。”

 ————

 

这次的检查比以往更艰辛,Steve俯在Bucky身上,努力想把整个人都楔进对方的体内。

 

两人都渴望对方,但也都揣着一肚子的心事。

 

争执没有发生,仅仅是因为双方的克制,而不是问题被解决。

 

即使汗水让Steve额角尽湿,特制的床头柱被冬兵捏的变形,硬块始终横亘在所有情绪之中,谁都不想贸然说起,却也没法自行消失。

 

“Buck,我快要...”

Steve费力喘气,他甚至开始在脑中描绘外星虫卵的样子,试图坚持地更久一点,Bucky明显还有很大的余地。


他好想要同步。 

他们不能同步。

已经很久不能了。

 

“没关系。”Bucky抬手抚摸他后腰那一小块汗湿的皮肤,手指捏着他的尾骨打转:“来吧。”

 

--------

“你知道,你也可以...”Steve翻身躺下,他的两颊仍然保存着刚刚剧烈运动的红。

 

他问了问题,但在问之前,他就已经知道冬兵会怎么回答他了。

 

“我知道。”强壮的手臂将他收紧:“没关系。”

 

Steve咬紧牙关,茫然地盯着天花板。


“那什么才有关系?”

 

他也许不该问的,这是个雷区。一直以来,两个人都谨慎地绕着它打转。

 

但他想问清楚,早就想了,这些东西在他心里积压了太久了。

 

“我不应该独自出远门,不应该靠近你们的危险任务,不应该被你使用。只因为不再有血清,我就又变回玻璃做的了?”他的蓝眼睛因为痛苦而燃烧。

 

冬兵的脸上又出现那种熟悉的烦扰。

 

“Steve,我从没认为你脆弱,即使在你是个瘦弱的小个子的时候。”

 

“那么,问题在哪里?”


冬兵没有回答。他的沉默像一把刀,让Steve内脏流血。

 

“我不再合适你了,对吗?”

Steve控制不了牙齿打颤,从血肉里强行挖出深埋的话。

 

他不想再自欺欺人了。

 

冬兵仍然是个强大的超级战士,而Steve却已变成普通人,他不再有能力和他并肩,除了做饭、守在家中等待、接受他并不那么想要的保护、试着参加社区学习,融入他根本不能理解的社会,他什么也没法为冬兵做了。

 

如果问题是这个,也许他能放得了手。

 

他愿意放手,也许。

 

即使他做不到,他也能为他做到。

 

冬兵的眼睛一瞬间睁得很大,有好长时间,他都保持着完全静止,像是听见了什么不懂的语言,看到了绝不能理解的事情。他单臂支起身体,探寻Steve的目光闪躲着。

 

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他小心翼翼地问。

 

“字面的意思。我们不再合适了,对吗?”Steve说,寒冷从四面八方围住他。

 

“哦。”冬兵说,“哦。”

 

他支撑着身体的手臂突然剧烈地摇晃了一下,冬兵坐起来,不再看Steve的脸:“你要......你想要…这是一个分手。”

 

他甚至没有用上疑问句。

 

Steve的心无限地沉下去。

 

“如果你的话。”


冬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他咬着牙,下颌角的线条突出而硬朗。


”当然,Steve,如果想的话。“

 

“当然。”Steve失魂落魄地把脚放在床下的地面:“好的。”


他点点头,又说了一次“好的。”


怔忡着放空了一会儿,Steve强迫自己站起来。

他要出去,他不能继续在这里呆着了,他已经无法呼吸了。

 

一个强壮的身影绕到他面前,犹豫地拦住了他。

 

“等等。”

 

冬兵的眼角发红,脸上毫无血色:“你要什么都可以,但我想...我们能不能说得更明白?我必须得再确认一次,你是要...是要分开的意思吧?你遇到了什么人吗?”

 

Steve茫然地看着他:“什么人?”

 

冬兵打了个冷战:“是一个她吗?”他挤出一个难看的笑:“并不是我非要知道,但如果真有一个她,我得帮你把关,我曾经很擅长这个,作为你最好的哥们儿,哥们儿......”

 

“你在说什么,Buck?”他想要拨开冬兵盖住眼睛的额发,被冬兵迅疾地扣住手腕。

 

“我明白。”冬兵说。

 

他紧紧捏住Steve的手,紧到让他的指骨疼痛:“你已经是个正常人了,可我还是个怪物,不知道下一秒会死在哪里,尸骨都找不到。我确实已经不合适你了。

 

你现在没有病痛,也不用再背负那么大的责任,完全可以开始新的生活。我见过那些女孩看你的眼神,你想要谁都可以,这没关系。”

 

Steve彻底发现事情不对劲了。


冬兵的脸颊轻蹭Steve的掌心,胸膛起伏,他现在抖的已经藏不住了:“远离我是对的,没关系,我早知道会有这一天。这没关系,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确认和接受。”

 

Steve惊呆了。

 

胸口沉甸甸的巨石突然从最厚重的地方崩解,像被谁大力地整块挪开,丢进强酸,咕嘟嘟冒着希望的气泡。

 

是他理解的那样吗?这可能吗?


 Steve决心放手一搏。


“没有别人,Bucky。从来都只有你。

从前,现在,未来,你是我唯一想要的人。即使因此而死,我仍然会高兴于有权力为你赴死的那个人是我。

如果我们从没在一起,也许会有一个她。

但现在,被你这样的人爱过,我还能爱上谁?”

 

Bucky愣愣地看着他。

 

Steve眼圈红了。“我以为我现在不能再战斗,不能再跟上你,不再配得上你了,不是反过来。”

 

他们无言对视着,清冷的月光温柔挥洒在两具赤裸的躯体上。

 

一个颀长挺拔,一个强壮健美。

 

即使身体分开,两人的手掌仍固执地扣在一起。

  

“所以你还是没想明白,”冬兵最终说:“我是个麻烦,而你足够配得上一百万个我。”

 

但他的颤抖已经停止了,表情也不再像末日降临:“Steve,你是傻的吗?”

 

Steve叹了口气。

他们是一对天下最大的傻子,他气的都笑了。

“好像你能比我聪明哪怕那么一丁点儿似的。”

 

直直地盯着Steve的笑,冬兵探手摸索Steve的嘴唇:“Stevie,love,我想,能不能,你的嘴...”

 

Steve将目光下移到Bucky让人无法忽视的变化。

 

这一切都太糟糕了,也太好了。


“没门。”


他大方地向他的挚爱张开手臂。


“既然你不认为我是玻璃做的,证明它。”


来看漫画吧亲们!超好看!

Cap汉化组:

【福利】为庆祝汉化组成功汉化200本漫画,我们将举行周边抽奖活动!一共两个名额,奖品分别为盾冬Q版公仔和蜘蛛格温模型(具体见P3和P4,获奖者随机选一个送出)。




建组以来200本下载地址:http://t.cn/EGEgO4b




参与方式:关注汉化组微博+转发抽奖微博(组内人员不得参加哦)




抽奖微博指路👉https://m.weibo.cn/6856825576/4326270227454171




抽奖截止时间:2019年1月15日




在过去的几年里,怀着对美漫最真挚的热情,组内的每一个成员都为汉化组做出了很大的贡献,用心汉化每一期漫画。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们一定会更加努力地汉化大家喜欢的漫画。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,同时也欢迎喜欢美漫的人加入我们!

[Stucky】猎鹰和冬兵的那点事儿(7)

鹿队出没

—————

相声组的若干JQ(不是)😂

预警:猎冬友情向,Stucky的cp向,寡鹰CP提及

写着玩玩,大家看着乐乐。

第一章直达链接:(1)

===============


“你翅膀呢?”

 

Clint翻滚躲过子弹,腰侧的武士刀横空出世:“所以我们现在成了四个步兵?”

 

“稍安勿躁,肥鸟,看我新装备!” 猎鹰跃起,红光从脊柱中间迅速铺开,变成比机械羽翼更长的宽幅光翼。

 

“屌爆了!”鹰眼吼叫:“这不公平,Nick给你升级了这么酷的装备,就给我把刀?”

 

“我的整套制服都加固了,鞋和颈椎处还安了缓冲器!”猎鹰得瑟:“小心,他们要出来了。”

 

“这绝壁是裙带关系!冬兵搞不好是卤蛋的私生子什么的,你沾了他的光!”Clint单膝跪地,大力劈斩,又反手从肩头抽出两只燃烧箭,瞄准前方两山洞的爆破点。

 

“快闭嘴,honey,我还不想给你收尸。10秒倒计时。”Natasha冷静的声音透过通讯机传来。

 

“2秒。”冬兵报数。

话音刚落,他蓝黑色的身影已跳出,前滚翻落地,蓝红星盾向后投掷,准确击中追击的数名摩托车骑手,再反弹回到他的钢铁之手里。

 

“见鬼!”Natasha不甘地低吼。

 

燃烧箭在第10秒准确离弦,分别射中左右山洞的预埋爆破点,山洞在红发女特工身后爆成烟花,追击的车辆和机械怪物尽数被隔绝在内,只有零星流弹穿越碎石尘土,朝女特工所在的位置激射,冬兵持盾赶到,红白蓝三色罩在两人头上。

 

“抓住你了!”

猎鹰揪住她的后背作战带,急速向上拉升脱离险境。于此同时,冬兵铁拳挥出,将试图冲破屏障的武装车头生生打烂,Clint的穿甲箭趁势钻破前车窗,正中活靶子司机的双目之间。

 

被堵住出口的山洞从近到远传出一连串闷响。冬兵钉在最前线确保无人出逃,红光和尘土漫天飞扬,都被星盾忠实地守护在外。

 

爆破声在近一分钟后全部停止,最后的声响来自山洞腹地的A.I.M营地,猎鹰把Natasha放回Clint身边,飞回山洞口接应冬兵。

 

“Nat要怄死了,比你慢了整整8秒。”

 

“Hello,我能听到。”Natasha通过内线抗议。

 

冬兵抓住猎鹰伸出的手站起:“正常。带好面罩,十五分钟后进营地探查。”

 

------------

 

被炸出巨大裂隙的山洞腹地像个噬人的巨嘴,四人小组照例由冬兵打头,Clint压后,将收起羽翼的猎鹰和Natasha护在中间。

 

“讲真,我听说你拉冬兵的时候都是公主抱,为什么拉我就只抓着作战带?”Natasha一本正经地问,通讯线路里传来Clint可疑的噗噗声。

 

“什么鬼!我自己都没注意怎么抱的,你们真够八卦。”猎鹰翻着大白眼,差点被一个横尸的胳膊绊倒,冬兵像后脑生出眼睛一样伸手托住他维持平衡。

 

“专心。可能有没死透的。”

 

猎鹰咧着嘴拍拍冬兵的小臂,示意自己收到。

 

“唷!还说没问题,你们真的没眼看好吗?”Clint十分鄙视:“Nat,咱要不要和他们分头行动?我鸡皮疙瘩出一身了!”

 

“嫉妒使你丑陋,肥鸟。以前你俩在我面前黏黏糊糊的时候,我说什么了?”

 

猎鹰没法控制嘴角的弧度,冬兵这几次出任务对他不像从前那么冷淡,每次都会带他一起,也会比从前更多地回应他的沟通,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和搭档感情变好那肯定是好事啊!

 

也许他可以趁机更进一步,把选任务的权利要过来。

 

“所以你俩和我俩的关系一样了?”Natasha拉长的语调显得意味深长。

 

“嘿,别挖坑!”猎鹰这下可慌了,赶紧澄清:“你们对友情有什么误解?这是friendship,战友!”

 

“听着耳熟,”Clint若有所思:“是不是队长很久以前也这么说过……”

 

“Sam,带我过去那边。”冬兵示意远处的操作台残骸:“Natalia,管好你家鸟。”

 

猎鹰赶紧带着他飞越中间成堆的障碍物。他这次很注意,没有公主抱,但当他小心地从后面揽住冬兵的腰以保持平衡的时候,Clint假装呕吐的声音大的也太闹心了。

 

------

打扫战场比预计的费神,等他们终于结束任务回到战机,鹰眼和猎鹰都瘫了。好在昆Jet二代的乘员舱有扩充,两人得以各占据两张椅子躺倒,还能把脚搭在过道对面的单张座位。

 

Natasha检查完战俘和资料,来到驾驶台,冬兵正在那里仔细擦拭满身的尘土和血肉。他在任务中承担了处理战俘的工作,核查、捆绑、收集断肢,再打包好交给给猎鹰和Clint,由他们运回货舱。

 

“又要和队长视频?”她自然地接过消毒巾,帮他把后背也弄干净:“说真的,他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干的活有多恶心,用得着这么粉饰太平吗?”

 

“我只是爱干净。”冬兵又开始打理染血的头发。

 

“饶了我吧。”Natasha望天:“真这么介意就不要总抢着干脏活。”

 

“总得有人做。”

 

“做到连断指断掌都细致回收冷冻的程度?你知道他们回去也只有审讯和终身监禁了对吧?”

 

冬兵点头:“我曾经也是。”

 

Natasha愣住了

 

“给反派卖命,被抓,被审讯,监禁。”冬兵解释:“我和他们也没什么不同.”

 

他说的那么自然,Natasha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你是被迫的,而他们不是,你看不出这当中的分别吗?”

 

冬兵摇头:“关于他们是否自愿,我又知道什么?”他伸出机械手给Natasha看:“唯一的区别是我例外了,因为有Steve这个蠢货,愿意豁出自己做担保,让别人看在过去的份儿上接纳我。

还有科技,给我新生,给我义肢。

而这些人,他们没有我的幸运,没人愿意费心追寻他们的过去,了解他们的理由。失去那些断肢,他们就再也没法把自己拼接完整了。”

 

Natasha缓慢摇头:“没人会把你身上的遭遇称作幸运,James,没人想要那种幸运。而他们不同,和魔鬼做交易的人,不管有怎样的苦衷,都应该有承担其后果的觉悟。你没有做交易,而他们做了。”

 

“是自愿还是胁迫?多大程度上的自愿?为什么而自愿?“冬兵耸肩:”Natalia,每个人都有其罪恶和无辜之处,我不是上帝,审判他们并非我的工作。我只想做这个,即使多余也好,把这当成我的怪癖吧。”

 

Natasha仔细品尝着口中的苦涩:“不是怪癖,是负罪感。”

她太熟悉这个了:“Clint被Loki洗脑后也曾这样过,我那时用自己给红屋卖命的黑历史劝他,让他了解那并非他的错。但直到今天,他仍然会偶尔在噩梦中惊醒,整晚地望着窗外。”

 

她把手搭在冬兵的肩头,给他语言所不能及的安抚:“不是要你忘掉过去,但像我们这种人,非得学会停止责备自己,才活得下去。”

 

冬兵不置可否,他清理干净自己,准备连线Steve了:“没有别的事的话,我要……”

 

“Clint和我在考虑领养孩子。”Natasha突然说,冬兵终于震惊地抬头了。

 

“你知道,被摘除子宫后,我再也没想过做母亲。我不知道是否该同意,因为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搞砸。”

 

“毫无疑问!”冬兵惊叹:“你当然能搞定,你是Natasha 啊!事实上,考虑自己能不能做好,这本身已经是很负责任的妈妈才会想的事了。”

 

“Clint爱孩子,我看得出他多渴望拥有自己的血缘。但我并没想让自己的生命在任何意义上得到延续,孤独地死去才是我应得的。”Natasha苦笑着说:“如果有一个人能了解这种感觉,我相信是你。”

 

“胡扯,”冬兵挥手:“你没想过,并不代表你不能想。不管你自己怎么看,红屋没能摘除你的人性。”

 

Natasha的眼睛里氤氲出潮湿:“我的手上沾满了血,怎么配得到幸福?James,我以为你和我一样,不会相信王子、公主和幸福生活这些废话。”


 冬兵听不得她这样说,他的眼睛也湿润了。

 

“Natalia,我第一次在场子里看到你时,你还是个稚气的小姑娘,但看看现在的你吧!你闪闪发光,美丽至极。能在那样的绝境中走上现在的路,你当然配得上过任何你想要的生活。更何况,还有Clint陪着你呢,我看得出他有多在乎你。”

 

“我不知道,过去永远在那里,无从摆脱,无法补偿。拿刀杀人,拿刀切番茄给孩子做三明治,区别太大了。”

“只要肯回头看,很多事只在一念之间。”冬兵扶着她的肩,坚定地望着她的眼睛:“放不下过去,就带着它前行,总有些人和事会让你觉得值得为之这么做。你相信我吗,Nat?试一试,你会发现这一切没你想象中那么复杂。”


Natasha的睫毛上下翻飞几次,蝴蝶的翅膀扇动,那张心碎的脸突然转成了狡黠的美艳:“很有说服力,老兄。请务必把这套理论用在自己身上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领养孩子的事是真的吗?”冬兵放开她的肩膀,转身撑住桌子。

 

“别伤心,Clint喜欢小孩的部分是真的。”Natasha扭动过于美妙的臀部,打着呵欠走向座椅。

 

“放自己一条生路,James,就当为了那个为你奋不顾身的人。”


2440

2019年1月4日,周五,9:32分,指标共振。

火中取栗,赢得良好开局。

Mark下这个时刻。


后续反弹多久多高,需要持续关注量能情况

【stucky】星际老冰棍的新年返乡之旅--俄罗斯篇(中)

简介:

星际流浪久了,老冰棍们决定利用新年假期回地球补个血、度个蜜月。

预计三到四章完结,滑雪、抓鱼、雪地温泉!来不来一起嗑?

背景设定:

 漫画和电影的混和向同人<<不说再见>>的新年特番,

第三代守墙人!Bucky/前美国队长!Steve。

预警:

盾冬、冬盾随机开互攻车,不吃互攻的请屏蔽tag “互攻”或取关我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正文:

上篇AO3链接,Lofter链接

中篇AO3链接图链

=================

一发出来就被屏蔽,年底真的难上路,哈哈。AO3或图链看吧亲们。


我的2018年终盘点:Stucky产出汇总

2018年7月7日,我在lof发表了自己的第一篇stucky同人,从而开启了我的stucky产出之旅。

时至今日,已经5个多月了。


五篇文:

第一篇连载《不说再见 》,这是一篇互攻文,目前正文和两个番外完结,正在连载新年特别番。这是我的stucky初心,对我而言有着特殊的意义。只要我还在写文,它永远不会停止更新番外,哪怕是每年一次的度假。


第二个中篇连载是《木森林》,现代au,互攻。目前第一部木篇已完成,偏詹芽。第二部森篇和第三部林篇推迟进行。


第三部连载是《猎鹰和冬兵的那点儿事儿》,漫画和电影混合向,本来是看到相声组要出剧,想自娱自乐先来一波解馋,无意得到圈内大手的推荐,热度攀升,受之有愧,唯有继续加油。


三篇之外,也写过两个一发完的小短篇,

比如看了 @go杉田go 的图后配的《我的第一支舞》,詹芽,清水。

比如圣诞小甜饼《我的朋友Bucky说的》詹芽,清水无差


两张画:

还在 @Fe铁 太太的指路下开始尝试用iPad和procreate作画,产出渣素描两张,航母上让Hill向我开炮的队躺平沉思的上衣失踪队

2018的产出就是这么多啦!


一些感想:

逐渐熟悉了lof和stucky圈的一些规则,忌讳,认识了一些暖心的读者,还加入了热闹的q群,每天看大神太太互怼是件乐事。

买了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的漫画书,闲暇时光常常翻阅,是乐事。

每周第一个工作日更新文章,在一周的时间里期待收到读者的回复,嘴角上扬着逐条回复,好像找到了同行良伴,是乐事。


真的很棒的一年。

谢谢所以给我留言的伙伴,所有推荐的亲们,还有所有为我点亮的红心。


2018,我很喜欢。2019,希望能更喜欢💕。

Hail Stucky


2018收官,上交所2018年上市公司数量增加3.87%,总市值缩水18.66%。深交所2018年上市公司数量增加2.15%,总市值缩水29.84%。

你还好吗?



今年谨慎再谨慎,小心再小心,总算从a股大逃杀中侥幸幸存。留存的本金和一定数量的收益,休息一下,明年再战。


王石的话与各位共勉,活下去,因为winter is coming.还因为春天已经不远了